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议政建言

【学习体会】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

发布日期:2019-09-03

                                               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 

                                                   ——关于新型政党制度的学习心得

                                               江汉区政府副区长、民建江汉区委员会主委

                                                              陆    慧

 

  9月3日下午,按照区政协的统一安排,本人有幸聆听了全国政协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致公党中央副主席闫小培的辅导报告。闫小培围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从理论研究、党派工作等方面侃侃而谈,对本人深入学习领悟这一伟大政治制度创造提供了极大的推动和帮助。现就本人学习感受简要报告如下: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长期奋斗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的必然结果。他还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伟大政治创造,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这一制度同样具有清晰的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

  一、历史逻辑:新型政党制度是伴随中国人民站起来而正式确立的 

  中华文明自古就提倡以和为贵,主张不同因素之间的协调平衡,将注重合作融合、反对分立对抗作为处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重要原则。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利于各民主党派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画出“最大同心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一种新型政党制度,是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中国共产党人和各民主党派合作智慧的结晶。回顾历史,民建就是在与中国共产党共克时艰中不断坚定与中国共产党同舟共济的决心。历史上著名的“窑洞对”,就是毛泽东同志和我会创始人黄炎培先生名留青史的著名一幕。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得到了包括民建在内的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热烈响应。这标志着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公开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揭开了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协商建国的序幕,奠定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基础。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胜利召开,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正式确立。

  可以说,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是伴随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多党合作、民主协商发展起来的,是伴随中国人民站起来正式确立的。在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建立和发展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与各民主党派在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这个大目标下共同奋斗,使近代以来饱经磨难的中国人民终于站立起来。各民主党派在探索救国道路上自觉而郑重地选择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历史的选择、正确的选择。

  二、理论逻辑:新型政党制度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 

  新型政党制度是马克思主义的政党理论与中国的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在民主革命实践中的创造,从制度缘起和演变上就与传统政党制度有所区别。中国新型政党制度是在长期的民主革命过程中形成的,是历史与人民的选择。辛亥革命后,中国经历了失败的多党制尝试和一党独裁制的破灭,在筹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过程中汲取历史的经验教训,形成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从政党关系架构的角度来看,新型政党制度提供了一种完全不同于传统政党关系模式的架构——以参政党取代在野党,形成“执政—参政”的政党关系架构。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没有在朝、在野之分,而是执政党与参政党的关系,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个爱国统一战线组织完成执政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是执政党。而传统政党制度下,西方国家各政党之间存在的在朝、在野差别,使得在野党往往出于对政党自身利益的考虑而反对执政党的政策主张,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监督的作用,但也会出现“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情况,造成议会内的“扯皮”现象。

  在政党与国家政府、代议机构的关系上,新型政党制度也起到了不同于以往的作用。首先,从“执政党”内涵的角度来看,传统政党制度中的执政党仅仅是指掌握国家最高行政权力的政党,而新型政党制度中的执政党对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建设等都负有领导责任。对执政党内涵的不同定位势必影响政党与国家政府的关系。这种区别体现在执政党对国家政府的领导上则表现为,西方国家执政党对于政府的领导往往是间接而隐晦的,这就势必导致执政党与政府在一些政策选择上的推诿。而中国共产党对于政府的领导则是直接而有力的,党的意志经过法定程序上升为国家意志,领导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进步与发展。

  三、实践逻辑:新型政党制度的优势在推动社会发展进步中日益彰显 

  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同我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和实践,愈发呈现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我国新型政党制度具有巨大优势,能够真实、广泛、持久代表和实现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全国各族各界根本利益,能够把各个政党和无党派人士紧密团结起来、为着共同目标而奋斗,能够通过制度化、程序化、规范化的安排集中各种意见和建议,推动决策科学化民主化。

  共同目标激发同心同向,整体利益统合各方利益。中国人民认定中国共产党是自己利益的忠实代表,愿意跟着中国共产党走。各民主党派虽然来自不同界别,但都追求国家发展、民族进步。正因如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具有坚实的政治基础、思想基础和情感基础。特别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提出,极大激发了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同心同向、同心同行的动力。近年来,各民主党派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中积极贡献智慧和力量。比如,2012年至2017年,我国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进展,贫困人口减少6800多万,平均每天有3.7万人走出贫困,贫困发生率由10.2%下降到3.1%,对同期全球脱贫的贡献率高达70%。这些成绩的取得,也有各民主党派的积极贡献。

  政策的连续性有利于长远发展,有效避免短视和折腾带来的巨大成本。解决经济发展、民生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等重大问题,往往需要持续用力、久久为功。在新中国成立不到70年的时间里,我国发展之所以能取得显著成就,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我们避免了政党相互倾轧造成政局不稳或政权更迭。我国新型政党制度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长期稳定领导,积极发挥多党合作的作用。通过长期稳定执政,中国共产党具备高度的社会整合能力,带领中国人民通过制定和实施五年计划(规划)成功解决了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解决的一个又一个重大战略问题,体现出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事实胜于雄辩,成就赢得瞩目。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的独特优势,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生动实践中日益彰显。

  “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人类政党制度没有固定的模式,实践效果是检验制度成功与否的重要判断标准。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特色与贡献拓展了政党制度的理论空间和政党制度选择,为全人类的进步与发展提供了中国方案。面对新时代新任务新要求,各民主党派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深入把握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历史逻辑、法理逻辑和实践逻辑,不忘合作初心、共担时代使命,把这一制度坚持好、发展好、完善好,共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应有贡献。